客服电话:400-889-8899
未来企业年金应唱“入市”主角
    地方养老金“入市”近期成为市场议论焦点。据报道,酝酿已久的地方养老金入市获得重大突破,南方某省已经获准将1000亿元基本养老基金转交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运营,一季度将开始投资。事实上,截至2010年底,全国已有566亿元资产的“个人账户”交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代为托管。因此,从制度创新与操作技术上来看,将全国部分省份的“社会统筹账户”中具有储备、积累、稳定滚存性质的部分资金统一交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代为托管,同样可行。但是养老金投资必须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和责任投资”的原则,坚守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实现保值增值。此外,国外资本市场上贡献最大的是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而不是公共养老金。中国资本市场长远发展仍有待于私人养老金规模扩大。从长远看,企业年金才应是养老金入市的主力军。

  哪些养老金可以入市

  在我国,养老金积累与储备可大体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中央政府负责管理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2010年底约8000多亿元;第二部分是地方政府负责管理的地方社会养老保险基金,2010年底约1.4万亿元;第三部分是企业自主举办的企业年金(补充养老金),2010年底只有3000多亿元。由于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早已“入市”,因此,大家所议论的所谓养老金入市问题,指的便是第二部分——地方社会养老保险基金。

  其实,地方社会养老保险基金是由两部分构成:一是社会统筹部分。这部分积累主要来自雇主按雇员工资的20%或更高的比例缴费形成,其产权是全体参保人共享,互助共济、社会统筹,并实行以收抵支、留有余地的“现收现付”制;二是个人账户部分。这部分积累来自雇员按自己工资的8%缴费形成,其产权属于个人所有,原则上不能调剂借用,个人账户实行的是长期封闭积累、产权个人所有的“完全积累”制。

  从理论上讲,社会统筹部分如果能有较大节余且长期不必动用,显然具有保值需要,因此可以考虑安排其中部分资金“入市”。至于个人账户,由于其积累更具有长期性、储备性,也可以安排其中部分资金“入市”。

  然而,在社会保险省级统筹的背景下,由于全国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各省社会保险基金积累很不平衡。在经济发达地区,或者在劳动力流入较多的省份,其社保基金积累规模大,增长也较快,节余相对较多。相反,在经济落后或者劳动力流出较多的地区,其社保基金积累规模就较小,甚至经常出现收不抵支的现象。

  据统计,截至2010年底,全国仍有14个省份的社会保险基金收不抵支。而社保基金节余最多的广东省,其社保基金累计余额已达2276亿元。事实上,早在五年前的2006年底,广东全省社保基金累计余额已经达到1506亿元。据测算,截至2011年底,广东省社保基金累计余额可能会超过4400亿元。这部分社保基金节余较多的省份,的确有保值增值的需要。

  此外,全国个人账户还有许多空置空转,这是历史的欠账。尽快做实个人账户,仍有待想办法解决。笔者认为,已经做实的个人账户可考虑交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代为托管。

  养老金入市投向何方

  在国外成熟市场,养老金入市的首选投资对象是证券投资基金,其次才是股票和债券。以美国401K为例,其资产分布大体如下:股票型基金占40%左右,债券型基金占10%左右,平衡基金占10%左右,货币基金占5%左右,公司股票不超过20%,债券及其他占25%左右。

  不过,在美国,社会保险基金不允许入市,只能存入银行或是购买财政部内部发行的特别债券。很显然,这一做法是将社保基金保值增值任务交由国家财政解决,或者说由财政贴息来保底增值。这也是公共养老金保值增值的一种可行方法。

  目前,我国社会保障基金入市办法明确规定,银行存款和国债投资的比例不得低于50%;企业债、金融债投资的比例不得高于10%;证券投资基金、股票投资的比例不得高于40%。很显然,尽管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可以投资证券市场,但真正入市的比例不足50%。由此看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的投资管理仍属比较稳健、安全模式。

  在我国企业年金投资管理方面,法律明确规定:投资银行定期存款、协议存款、国债、金融债、企业(公司)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万能保险产品等固定收益类产品以及可转换债(含分离交易可转换债)、债券基金、投资连结保险产品(股票投资比例不高于30%)的比例,不得高于投资组合企业年金基金财产净值的95%。其中,投资股票等权益类产品以及股票基金、混合基金、投资连结保险产品(股票投资比例高于或者等于30%)的比例,不得高于投资组合企业年金基金财产净值的30%。由此可见,企业年金投资高风险基金和股票的比例也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应该说投资风险也属稳健型、安全型。

  如果地方社保基金入市,在目前无法实现全国统筹的前提下,拥有足够多积累节余的省份,可以将其社保基金余额的一定比例交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代为托管,而绝不能各自为政,也不能由各省自己打理社保基金入市事项,这一点十分关键。

  企业年金应成主力军

  在养老金储备中,我们一般将它们区分为两类性质不同的养老金:一是公共养老金,即由政府举办的、强制性社会保险基金;二是私人养老金,即由雇主举办的、自愿性的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

  在国外,养老金市场的精神支柱是公共养老制度,而载重主体则是私人养老金计划。以美国为例,在全美养老金总储备中,公共养老金储备仅占10%,而私人养老金储备则占据近90%的比例。因此,在国外资本市场上贡献最大的是私人养老金,也称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而不是公共养老金。

  仍以美国为例,全美养老金总储备约为20多万亿美元。其中,社保基金积累仅有2万多亿美元,而私人养老金储备则达18万亿美元之多,超过了美国国内股票总市值,同时也超过了美国GDP总规模。正是美国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养老金市场,才有力地支撑了美国基金市场、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也使它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市场。很显然,这是美国养老金市场与资本市场长期积累、共同促进、良性发展的见证。

  相反,中国目前建立的养老金制度,只有短短的10多年的历史,但养老金总储备已达2.5万亿元人民币,企业年金仅有3000亿元人民币,与国外不可同日而语。

  从长远来看,中国养老金市场的发展空间不可限量。当中国养老金储备大到足以与国内股票总市值及GDP规模相抗衡时,中国资本市场将有望得以长远发展,但这仍有待于国内私人养老金的发展。从长远看,企业年金应是养老金入市的主力军。

【作者:董登新】  【出处:中国证券报】

 

                                                                                                                                        次数( )

【退出】

工行卡申购定投 全面4折优惠!


在线客服


搜索


返回顶端